不迷信不是中國人


作者:???時間:2018年03月07日??瀏覽:??字號選擇〖????〗


寒假剛結束那幾天,回到研究室很煩躁。桌上的書層巒疊嶂,論文卻一字無成。鄰桌是一位人美心善的臺灣女生,大概實在受不了我每天的長吁短嘆。

“不然你把桌上的布局改一改,可能寫作靈感就有了啦。”

她軟語指點:“你看你書全都堆右邊,又堆這么高,左龍右虎哦,龍要高虎要低的手機也不可以擺右邊,還有奶茶也是,左邊屬水……”

身邊居然坐了位風水大師,無知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對于桌上要擺什么、怎么擺這種俗稱“辦公室風水”的東西,我一竅不通,老老實實依照建議,大刀闊斧重整桌面。

龍動虎靜。所以筆電、外接熒幕、耳機、手機充電都要在左邊,右邊要放相對比較靜態的文件、筆記資料、書。書不能摞太高,整張桌子要留出一條左高右低(水往低處流)的動線

各種小手辦公仔都是大忌,統統掃進垃圾桶。

綠色盆栽只能養圓潤闊葉的,最好再買一座文昌塔小擺件,放在正前方朱雀位上,才能旺文啟智文思泉涌……

一番折騰把桌面重新改造好,我的論文速度卻毫無提升。

挫敗之余,對風水美女吐槽迷信不可取,她卻說:“可你至少控制了一個變量呀,排除了一個有可能讓自己更不順利的因素。”

圖源:GIGACIRCLE圖源:GIGACIRCLE

這大概就是為什么人們會對各種迷信“寧可信其有”——風水和改運之間,不見得有“因果”卻有可能“相關”。而調理風水,則是發揮主觀能動去擁抱一切可能性,有備無患趨利避害。

話說回來,誰又能和迷信百分之百劃清界限呢?你從來沒看過星座分析生肖運勢?

東方有玄學(周易紫微風水解夢),西方有神秘學(星座塔羅水晶占卜)。流年運勢星座配對,算命拜佛信教驅魔,“迷信”不但貫通中西古今,而且在今天這個號稱崇尚科學的時代所創下的利潤更是前所未有。上一期《經濟學人》有篇文章就說算命產業在韓國的產值現在已經超過37億美元

不過我更好奇的反而是為什么“迷信”不但和科學一樣全球通用,還更歷久彌新?尤其在兩岸三地,為什么大家都這么迷信?

迷信是宗教的祖先

首先因為迷信“博大精深”。

迷信和宗教有很大區別(迷信不是一種意識形態,也不需要保持專一崇拜),但如果從源頭上去考察,其實迷信應該算宗教的祖先。

在泛靈論和圖騰崇拜等最古老的信仰里,人類相信的是魔力——沒有生命的物品、動物和自然界具有強大而未知的力量。而原始部落里的薩滿(巫覡)則是調和人與種種未知力量的媒介。

當時的人類對外界有直覺反應,卻不可能用經驗主義的方式予以總結,于是只能把所有不可思議的現象籠統歸為魔力。而迷信能經久不衰,很大原因就在于任何一種文化里,“魔力”都極具吸引力,哪怕后來不少宗教都拼命打壓它。

有了宗教之后,就有了對信仰的系統論述,有了組織制度;更重要的是,有了權力——去抑制民眾對魔力的篤信。

宗教在東西方政治舞臺上扮演的角色截然不同,以西方脈絡來看,一切“魔力”基本上都被定性為影響宗教組織的邪惡勢力,圣經里就有若干處明確指出教徒不可占卜觀兆,不可交鬼過陰。想從神以外的靈界獲取知識并嘗試揭露未來、解釋征兆,就是在挑戰神。

前幾天就有一個新聞,說最近梵蒂岡教會很苦惱。因為過去幾年,意大利每年都會出現近50萬起魔鬼附身事件,神父和驅魔人根本不夠用,要緊急開辦“驅魔人速成培訓班”。一位意大利神父指出,魔鬼附身事件變得這么多,都怪塔羅牌占卜太流行。

不過魔鬼附身這種事,根本就是迷信吧……所以宗教和迷信的關系才那么曖昧。宗教看起來和迷信很對立,卻也一直承認著“魔力”的存在。

迷信是為了活得更好

東方的狀況更復雜,可以從不同的民間信仰(生靈及自然崇拜)與宗教的結合滲透中去考察。

中國的民間信仰最早可以追溯到商周。當時日常生活里一應瑣事都要占卜,婚喪擇遷招福安災,我們今天有的需求,古人都有。

《周禮》就詳細記載過巫覡各司其職的和諧畫面,當時有三種占法:占筮、占卜和占夢。

實際上我們今天在說的占卜,跟周朝的“占卜”完全不是一回事。當時的占卜,是把龜甲或牛骨鉆鑿后燒出裂痕,根據裂痕的紋理預測吉兇。

后來“占卜”和“占夢”都失傳了,至于今天市面上的各種《周公解夢》,似乎都不是周公寫的,更不必說那些能告訴你“夢見吃西瓜”和“夢見宇宙飛船”代表什么的五花八門解夢網站……(“解夢”在全球的搜索指數都高得嚇死人)。

三種占法里唯一真正保存下來的占筮(卦象演算),其實又分三種,不過周易之外的另兩種方法也都失傳。

到了春秋戰國,原始信仰逐漸遭到挑戰,有了百家爭鳴的理性思維,也有了各種權力斗爭。老子看不慣,覺得大道淪喪,于是寫了“含天地變化之機,蘊神鬼應驗之秘”的《道德經》。

張愛玲說“中國人有一個道教的天堂與一個佛教的地獄。”

相信這論斷確實如她自己所說“是寫給外國人看的”,所以用了“非常粗淺”的二分法去看待這兩種哲學在中國人生活中的實際意義。

道教和道家思想雖不能混為一談,但道教一直實實在在尊奉著《道德經》——里面講的,是如何把握天地萬物間的規律,更將“陰陽”的概念發揚光大。

而早在商末周初已經成熟的陰陽五行思想,基本上是今天一切中國傳統迷信(風水相術周易卜卦)的理論基礎:各種元素相生相克彼此牽制。

作為道士前身的方士,研究天文地理占卜采藥,目標也是想自如運用自然界各種能量間的關聯。

所以中國人迷信的源頭,如果真是因為心里有一個“道教天堂”,其實也只是希望順應自然規律(天人相應)。

順應之后,也許就能活得更好一點。

外國人和中國人一樣迷信

迷信的本質,從古到今一以貫之,代表著一種“會生存得更好”的希望

從遠古年代起,生存就是人的首要目標。崇日拜火敬天畏地,無非是相信日月風雨的力量分分鐘改變人的命運。而想要五谷豐登六畜興旺——總之不想活得那么艱難,就最好相信會有“魔力”加持(宗教則堅稱那叫“神跡”)。

經過人類社會系統建構與規范過的“正派信仰”叫宗教,其余的就統統被歸入“迷信”(盲目信仰)了。

所以,迷信也只不過是“體制外”另一種安放心靈、賦予希望的形式罷了。

很多人一想到迷信,就覺得盡是愚昧亂象,而且好像中國是重災區,因為“中國人沒有信仰”。

但信仰更為普及的西方人其實也很迷信

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NSF)2014年在調查中發現,超過40%的美國人認為占星學是一門科學(當然如果你也認為占星學是科學我就沒話說了……反正那個調查是想看看美國人鑒別偽科學的能力。)

尤其新媒體時代,星座更橫掃英語世界。

Vice旗下的Broadly、Refinery29,“New York Magazine”旗下的The Cut,還有女性網絡雜志Bustle,都有固定的占星欄目,從什么時候適合去做美容,到根據你的星座幫你選好K歌時該唱Taylor Swift哪首歌,應有盡有。

圖源:Bustle.com圖源:Bustle.com

“能量水晶”應該也算一種西方迷信。

我比較慶幸我研究室那位臺灣姑娘沒建議我在改“辦公桌布局”時擺上水晶,因為她自己桌上至少擺了三種不同顏色的晶石,氣場強大讓人眼花繚亂。

據說,她還專門去參加了“水晶療愈”的課程,課上用的“水晶原石”都是淘寶買的。可見“迷信”不但貫通兩岸,更是整個華人世界的剛需。

迷信界其實很包容

香港在兩岸三地都以“迷信”聞名。

昨天“驚蟄”,就是香港人排隊去“打小人”的日子。而“打小人”源自中國的“厭勝”之術。

“厭勝”最早是漢朝出現,從《史記》到《清史稿》里都有記載,大致上的定義是鎮壓、排除、使(邪魔)屈服,也可以理解成“平安克服困難”從而獲得“順遂勝利”,算是一種攘除災禍、鎮壓妖邪的法術。

古人用它的主要目的包括祛病、擋水災(宋徽宗派道士林靈素用過)、鎮火災、求子、求權位、戰爭中克敵制勝、以及謀殺(往往和蠱道、詛咒結合)。

用途可以說是比較殘酷了,反正都是福己禍人。所以信奉佛教的劉勰特別看不上這種道教的法術,直斥為“厭勝奸方”。

不過時移事易,如今盛行的“打小人”也只是趨吉避兇或者發泄一口心底惡氣,最受歡迎的被打對象是同事、上司、小三、商界名人(仇富?)以及港府高官。

“驚蟄”排隊打小人。(圖:大公網)“驚蟄”排隊打小人。(圖:大公網)

其他香港迷信里,大家最津津樂道的當屬風水。前兩天還有位香港風水師說特朗普生于火狗年,五行里有太多火和土,所以今年會運勢失衡……

不過風水研究如今早已貫通兩岸三地,而且往往會和命理放在一起,從起名測字八字合婚、用周易去算剖腹產吉時,再到陽宅風水陰宅風水……感覺風水師們的從業難度絲毫不遜于古代的方士。

在“迷信”的領域,中國人從古至今,一直有寬厚的包容力與觸類旁通的智慧。

你現在隨便找個風水算命網站點進去看,都是中西并重包羅萬象——星座風水塔羅紫微,生肖黃歷看相運勢,祈福占卜解夢配對,在線起名易經64卦,甚至國學養生和心理測驗……大雜燴毫無違和。

用手機上的APP也一樣,一般這類app都有在線算命和網上拜佛功能,不過需要先付費(買貢品買開運神器之類的)。

要想省點錢體驗“云算命”,還可以上淘寶,花幾十塊錢就可以在線看姻緣財運和求符求咒,有些賣家還會標明“不滿意全額退款”。

類似這種網站和APP,臺灣同樣大把;不過好像都沒有大陸網站這么“全能”,而是每個網站專精一項:線上抽簽、指紋算命、或是線上安奉太歲點光明燈……不知這是否與臺灣線下“迷信”實在發展得太昌盛而且移動支付又遠沒有大陸方便有關。

有迷信,就有夢

香港的迷信,和臺灣比起來其實算小巫見大巫了。

一個最大區別是,臺灣的“迷信”與“宗教”之間結合的深度與廣度,都遠遠超過香港。

之前大陸“奶奶廟”刷屏時,大家都覺得觀音菩薩、孔子、老子、耶穌、佛祖怎么可能全湊到一塊!腦洞太大?那只說明你沒聽過臺灣的“世界神明聯誼會”。

人要聯誼,神明也要。

(已經辦了七年的)“世界神明聯誼會”每年12月25日在高雄佛光山舉行,是一場“世界神明相見歡”。佛祖、孔子、玉皇大帝、圣母瑪利亞、媽祖、王母娘娘,各顯神通排排坐。

去年的聯誼會,就有700多家宮廟、教堂的近兩千尊神歡聚一堂,共同接受參拜。

2017世界神明聯誼會(圖:星洲日報)。2017世界神明聯誼會(圖:星洲日報)。

你能想到的幾乎所有宗教:儒釋道、伊斯蘭教天主教基督教猶太教全都派代表出席了,《平安夜》、《We Are One》、《一貫道贊頌》、《禮贊偉大佛陀》輪流串燒著唱,大家同心祈福“愛與和平”,畫面非常圓滿。

這絕對是神佛和諧對話、萬教齊心世界大同的完美典范了。

類似的“神明大會師”估計還會越辦越多。

今年1月份臺南就又新成立了一個“世界保生大帝廟宇聯合總會”,同樣熱鬧壯觀,11個國家和地區的220間宮廟都帶著自家的“保生大帝”出席了

過去我認為香港黃大仙祠“三教同源”已經很多元了,不過和臺灣一比真是算不了什么。不知道“神廟多過米鋪”、風伯湖神各司其職的潮汕地區能不能和臺灣分庭抗禮。

所以,每次聽人說“中國有十幾億人沒有信仰”,我都在想,信仰和迷信的邊界在華人世界從來就不是涇渭分明的。“正統宗教信仰”之外的世界很博大,可以跨地域互文之處也不一而足。

“多元信仰”或許一直是中國人文化基因里的一部分。

很多研究都說中國人造神、拜神的心理是“缺什么補什么”的實用主義邏輯,而未必是發自內心敬畏,所以大陸才會出現“奶奶廟”和物美價廉的淘寶算命,臺灣才“有拜有保庇”什么神都信什么佛都拜。

但仔細想想也無可厚非吧,人們只是想生活得更順遂些。

尤其逆境時,拜太歲改風水再多關注幾個星座運程的公號,不就是想借力使力,透過這些“寧可信其有”的東西幫助自己“好起來”嗎?

從這個意義上看,宗教也只是用了更繁復的架構,去和迷信殊途同歸。畢竟心理分析學者Erik Erikson早就說過“宗教提供的是具有極大療養價值的典禮式夢想。”

迷信也許沒有典禮,但依然有夢。有夢最美,希望相隨。

至于同時反對宗教和迷信的科學呢?我目前聽到的最好表述來自一位朋友。

“科學是人類已知范疇內能解釋的迷信,迷信是人類未知范疇的尚不能解釋的科學。”



· 相關信息 ·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新凤凰彩票_新凤凰彩票平台_新凤凰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