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生態觀適用當代嗎?


作者:???時間:2018年03月07日??瀏覽:??字號選擇〖????〗


進入21世紀,生態環境的破壞,是人類永續發展最根本而最重大的問題。許多有識之士都憂心忡忡,我們可以說環境的問題,基本上與一個思想根源有關系,那就是18世紀歐洲啟蒙文明以后“人之覺醒”。人自認為是“宇宙的中心”,開啟了人定勝天,人是宇宙最珍貴最偉大的存在,宇宙是以人為中心的,我們只要運用人的智力,就可以戡天役物,探索宇宙的奧秘。

做個宇宙的主人,這種18世紀歐洲啟蒙文明以來的心態,一般叫做“人類中心主義”,他固然二百年來為這個世界創造了各種新科技,也帶來了很多短期的人類福祉,但是他長期是以犧牲環境作為代價,因為人是中心嘛。古代的儒家文明不是這樣看問題,古代的儒家認為,人文與自然應該是處于一個和諧的關系。

《論語·先進篇》

子曰:以吾一日長乎爾,毋吾以也。居則曰:不吾知也!如或知爾,則何以哉?

子路率爾而對曰:千乘之國,攝乎大國之間,加之以師旅,因之以饑饉;由也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

夫子哂之。

在論語里面最有啟發的就是“曾點境界”那一章,孔子說你們一天到晚說人家都不了解你們,有一天如果人家了解你,請問你要做什么呢?有一個學生說,如果讓我做行政院長,我可以兩三年把這個國家搞得亂七八糟。那有一個人說,如果讓我做外交部長,我可以把外交部搞到最高境界,使萬邦來朝。夫子聽到這些弟子講這個,論語原文說:“夫子哂之”,一個口字旁一的東西的西,就是類似臺語說的,有一種做竊笑狀;孔子做竊笑狀,因為這些年輕人志氣太大,都是往外馳的。

《論語·先進篇》

曾點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

夫子喟然嘆曰:吾與點也!

到了最后,孔子問曾點說:“點,爾何如?”曾點你怎么樣?曾點說:“不好意思,我沒有什么志氣,他們志氣很大,我只想在莫春三月的時候,穿上新作的衣服,然后童子五六人,唱唱歌,卡拉OK,詠而歸”。孔子就說:“爽啊!吾與點也”,孔子就說太棒了,我贊同曾點的境界。這一段對話驚心動魄,我覺得是論語里面,孔門師生最精彩的對話。

曾點境界展現了孔子思想世界里面,那種人與自然的關系,包含了兩面。一面是人與自然是一個“連續而不是斷裂”的存在,就是說自然不是人征服的對象,他不是斷裂的,他是一個有機性的、連續性的一種關系。而內在的修養到達一個境界,你可以了解自然的意義;因此“仁者樂山,知者樂水”,你看孔子用“山和水”來譬喻“仁跟智”,這是一種具有東方文化特色的“形象思維”,相對于古代的西方所開展的“邏輯思維”,是很不一樣的。

《論語·雍也篇》

子曰:知者樂水,仁者樂山;知者動,仁者靜;知者樂,仁者壽。

比方說亞里士多德“三段論”:第一段,凡人皆死,第二段,亞里士多德是人,所以當然得到第三段結論,亞里士多德必死。這一種邏輯思維,在東方人看來可能太遜了,我們手指一點就看到月亮,看到了山就想到了仁,看到水就想到了智,看到了筆墨就想到了文臣,看到了甲冑就想到了武將,這個中國式的思維,真的是點石成金,這種我們可以說是形象思維。

因此呢,人與自然是相融合的,人不但和自然是相融合的,而且人應該順應自然而提升他的內在的道德意涵,因為自然潛藏著各種的道德的意義、信念和價值,他早就內建在我們每一個人的心中,所以孟子講:“子歸而求之,有余師”,你要回到你的內心。

《孟子·告子篇下》

曰:夫道,若大路然,豈難知哉?人病不求耳。子歸而求之,有余師。

這令我們想起20世紀上半葉,美國那些所謂“超越主義”作家,像梭羅的湖濱散記等等,就是說人文的秩序與自然的秩序,不是對抗關系,他是連續的,這一點是古代中華文明,包括孔子思想,都是這樣來講的。能否在21世紀,在我們東方的智慧,特別是孔子所啟示我們的,人與自然之間的一體性,共享仁義道德的“仁”的這個質素。

北宋的時候,程伊川說:“仁者天地以生物為心者也”,后來也有人講:“仁者以萬物為一體者也”,這一種智慧跟西方的戡天役物的精神,兩者之間達到一個所謂最圓滿的動態的平衡,就有待于我們的努力。



· 相關信息 ·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新凤凰彩票_新凤凰彩票平台_新凤凰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