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網紅的成功不值得羨慕


作者:???時間:2018年03月07日??瀏覽:??字號選擇〖????〗


網紅經濟本身有一套自己的游戲規則,有規律可循,更有非理性的成分和巨大的泡沫,這樣的故事看看也就罷了,不能太當回事。

《奇葩大會》上有一位00后美少女作家木汁,曾經是個學渣。被班主任當著所有人的面說她是廢物,“考這么點分,將來等著啃老吧”。后來她嘗試做過很多事。當過Coser、寫過懸疑小說、選過偶像女團、當過微商,最后寫公眾號紅了,如今月入十萬,高調逆襲。有90后自嘲“00后已經月入十萬了,90后還在讀研”,更是直接把自己拍死在沙灘上。踩著90后的背,花季少女被捧上了天。

把所有網紅都歸到不學無術之列肯定是不對的,但確實有一些人莫名其妙地紅了,莫名其妙地成功了。它跟傳統價值觀產生了背離,讓人產生不讀書也沒什么大不了的,辛辛苦苦反而不如游手好閑之類的印象。從小琴棋書畫學到大,一路過五關斬六將,可人家連大學都沒讀,就超過了你,感嘆質疑都可以,但就此動搖自己的價值觀,以為這才是成功人生、社會常態,這就想歪了。

資源總有錯配的時候,這恐怕是任何社會任何時候都避免不了的問題。網紅經濟本身有一套自己的游戲規則,有規律可循,更有非理性的成分和巨大的泡沫,這樣的故事看看也就罷了,不能太當回事。如果把一兩個人的成功當成榜樣,把偶然當成必然,你就失敗了。

一個是數量的問題,這樣的人是極少數的,中國那么大,人口那么多,只要出現極小的比例,就絕對數量而言,就可能是個不小的數字。經過媒體放大后,又有了光環效應,讓人感覺到這樣的故事似乎無處不在。這在很大程度上只是一種先入為主的錯覺。

一些節目喜歡捧這樣的人物,一些人喜歡聽這樣的故事,是因為其有賣點有槽點。一個偶然成功、出乎大多數人意料的人身上有很多戲劇色彩,是飯后茶余的談資,天然有炒作的空間,符合節目的胃口。而按部就班的人,人生沒有意外,沒有起伏沒有波折,自然很難入炒作之風的法眼。形形色色的選秀舞臺給了網紅逆襲的機會,給了他們比普通人更多展示自己的機會,但不代表他們就是時代的代言人。他們的成功是故事的一部分,但肯定不是故事的全部,把個例特例當成普遍的規律,這就犯了常識錯誤。

當我們一眼被這些故事迷住時,千萬別忘了,社會的中堅力量在哪里。我們不應該忽視了,在北上廣深杭這樣的城市里,正有數量極為龐大的年輕人搭上新經濟的快車,成為高收入人群中的一員。更有一批人,年紀輕輕就創業,短短幾年內成為業內的大佬。騰訊和阿里的歷史都不過二十年左右,可是他們制造的財富神話令人瞠目結舌。這樣的故事仍在不斷上演,而學有所成孜孜以求正是他們的群體寫照。更不應該忘記,在更大的范圍內,從城市到農村,一批批的年輕人成為各行各業的骨干、棟梁。

網紅短平快缺少沉淀的爆紅模式決定了其不可能成為社會主流。而且,一時的所謂紅并不代表一直紅,時間是最好的證明。

所以,不要被這些所謂的勵志故事給迷惑了,更不應該在所謂的“隨隨便便成功”面前,亂了方寸。應該相信,知識改變命運,天道酬勤的道理是普遍適用的。

手游無聲狂歡下的孤獨


手游代表了青年人的某種情緒。這種情緒里充滿了對自我的表達和對現實漠不關心的態度,這種情緒叫——孤獨。

手機游戲(以下簡稱“手游”)流行多年以來,最近才更加深有體會地覺得它不單單只是游戲,而代表了青年人的某種情緒。這種情緒里充滿了對自我的表達和對現實漠不關心的態度,這種情緒叫——孤獨。

大概有些青年并不認同,會問“孤獨感”在哪里?這種感覺虛無縹緲,它漫游于你的手指之間,是在你按下手機屏時全神貫注的眼神里,它甚至會向外輻射,會讓人變得愈加孤立和疏離。嚴重的話,它還可能給人帶來傷痛,會在人體封閉的內腔造成肉眼觀察不到的生理上的影響,正如面對孤獨時,你并不知道孤獨所在。

是什么造成了青年人的孤獨?有人說是“佛系”文化,它代表著一種追求任性又愛獨處的生活方式。可我并不認為這與“佛系”有太大的關系,人們只看到了佛的隨緣的一面,卻未能識得它應當積極關愛人類的一面。所以說,因“佛系”而帶來的青年人的孤獨是不全面的。又有人說是游戲造成了青年人的孤獨,因為游戲本身傾向于人性的訴求——冒險、英雄主義、愛情以及功名成就(游戲排名)都能在里面獲得相應的滿足,尤其是這種社交型的游戲,更加開啟了一種無聲的狂歡模式。

比如前段時間非常流行的小游戲《旅行青蛙》,它的玩法十分簡單,僅有兩個游戲面畫。一個場景是一只住在樹洞里、喜歡旅行的小青蛙,玩家需要幫它采購外出旅行的餐點便當等各種必需品。另一個場景是樹洞外的庭院,玩家要隨時去收割庭院里的三葉草幫小青蛙買旅行用品。整個游戲其實相當靜態,玩家就像是位“空巢老人”那樣準備好家里的一切,只等兒女歸來。這確實是種孤獨,而且這樣的孤獨讓人沉迷,讓人想急切地去表達某種愛意。

另一個爆款游戲叫做《戀與制作人》。玩家將經歷時空外的相遇,陷入一場超越現實的愛戀。也就是說游戲里不同時空的不同人等著與你談戀愛,情節簡單玩法單一也難擋玩家熱情。不同時空的愛戀大概滿足了人們嘗試愛情的新鮮感,在某種情感不易被保護的現實之下,寄托于虛擬的愛情當然是心理上慰藉,它既不會有現實中可能的傷害,又可以保持少女心不切實際的幻想。這種逃避現實的娛樂,也同樣是孤獨的。

有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手游行業收入近180億美元,是2015年的兩倍多,如今中國是全球最大的手游市場,收入占全球總收入約三分之一。由此看出,中國有大量的人都沉迷于手游,而其中占比最多的當然是青年人。這和居家看電影、閱讀、睡覺的“宅”文化還有所區別,他們或許不是宅男宅女,卻對現實本身提不起精神,行走的路上、擁擠的地鐵中、吵鬧的餐館里、工作的間隙,隨處可見“手游的戰場”,他們身在外,卻將心緊閉在內,這種孤獨由內而外,讓人不敢親近。

記得某首歌里唱過:孤獨是一個尤為特別的地方。它確實是特別的,某一種孤獨甚至還可能是高雅的,是精神上的愉悅。但青年人普遍的孤獨感,就不是一種應該有的現象。同時,若說手游造成了這種孤獨感,我也不會認同,因為就算沒有這些社交網絡平臺,青年人也會找尋另一種躲避現實的方法。從另一方面而言,人生是一場自我對孤獨的有效救贖,因此孤獨也絕不是一個全然無用的經驗,它會讓你享受孤獨的同時,內心也豐富多彩。



· 相關信息 ·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新凤凰彩票_新凤凰彩票平台_新凤凰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