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去“蔽”存正的藝術典范


作者:???時間:2018年03月07日??瀏覽:??字號選擇〖????〗


 《鄒忌諷齊王納諫》是我國古代的有名篇章,它出自《戰國策》中的“齊策”。由于其寫人記事,手法高明,說理言事,取譬確當,富有邏輯力量,長期以來,一直為人們矚目。今天我們見到的多個古典文學選本,此篇大都入選;我國清代的著名選本《古文觀止》,它也名列其間。《古文觀止》的編者,不僅在文章間指示其表現手法,結尾處,還用了這樣一段文字夸贊此文:“鄒忌將己之美,徐公之美,細細詳堪,正欲與此參出微理。千古臣諂君蔽,興亡關頭,從閨房小語破之,快哉。”

  古人的評價,我們可以參考。可用今天的眼光看,這篇數千年前的篇章,到底有哪些高明之處,有哪些文章之美?它包含了怎樣的服人的情理,以及它還能給我們哪些有價值的啟示呢?我們不妨做一點探析。

  《鄒忌諷齊王納諫》首先給人的印象,是人物之正,人物之美。這“正”,是由“美”引起的。文章開筆,便寫到鄒忌之美:“鄒忌修八尺有余,而形貌昳麗。”貌美,就難免有些自愛;自愛,又有些不大自信,所以就有了與妻妾及友人的談論:“朝服衣冠,窺鏡,謂其妻曰:‘我孰與城北徐公美?’其妻曰:‘君美甚,徐公何能及君也?’城北徐公,齊國之美麗者也。忌不自信,而復問其妾,曰:‘吾孰與徐公美?’妾曰:‘徐公何能及君也!’旦日,客從外來,與坐談,問之:‘吾與徐公孰美?’客曰:‘徐公不若君之美也。’”

  這一節,一般看去,應該是鄒忌越來越自信的過程。因為無論妻、妾、客人,都異口同聲。從疊加效應和一般推論,似乎都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自己比徐公美。可從后面文章看,還可以理解為,這是一個鄒忌愈來愈疑惑的過程。否則他可以十分滿足,沉浸在自己比徐公美的結論之中。

  故此,他在第二天見到徐公后,就有了撇開他人結論的自我審度:“明日,徐公來,孰視之,自以為不如;窺鏡而自視,又弗如遠甚。”表面的審度之后,在一些人,會產生一些負面情緒,或嫉恨徐公,或埋怨妻、妾、客人。鄒忌不這樣,他由此開始了究詰地思考,并得出自我的理解和判斷:“暮寢而思之,曰:‘吾妻之美我者,私我也;妾之美我者,畏我也;客之美我者,欲有求于我也。’”讀到這里,筆者覺得鄒忌是一個總能站在他人立場思想的人,不偏頗,不遷怒,從這個角度看,由品貌到品格,他是一個很“美”很“正”的人。

  鄒忌之外,此時的齊威王也是一個能夠聽取意見,有錯必糾,聞過則喜的有威權的“正”人。下面的文字可以證明。鄒忌在想通這些問題后,立即想到了自己的國度,想到了大王:“于是入朝見威王,曰:‘臣誠知不如徐公美。臣之妻私臣,臣之妾畏臣,臣之客欲有求于臣,皆以美于徐公。今齊地方千里,百二十城,宮婦左右莫不私王,朝廷之臣莫不畏王,四境之內莫不有求于王:由此觀之,王之蔽甚矣。’”盡管鄒忌官尊為齊相,可在威王面前說這一番話,說“王之蔽甚矣”(你被蒙蔽得太深了),即使今天看,還是含有指責的意味,說起是很冒昧的。

  可齊威王并不見怪。“王曰:‘善。’乃下令:‘群臣吏民,能面刺寡人之過者,受上賞;上書諫寡人者,受中賞;能謗譏于市朝,聞寡人之耳者,受下賞。’令初下,群臣進諫,門庭若市;數月之后,時時而間進;期年之后,雖欲言,無可進者。”所以說威王“正”,是他不僅能接納鄒忌的看法,還能采取方法解決受人蒙蔽的問題。“當面”“上書諫”“謗譏于市朝”的聲音,許多肯定絕不好聽,可威王不僅聽進去了,還采取了有力的解決措施。因此,這些批評聲,便由當初的“門庭若市”到“數月之后,時時而間進”,再到一年后“雖欲言,無可進者。”

  聽到、聽取了大家的“諫言”,解決了國度出現的問題,齊國因此而變得強大:“燕、趙、韓、魏聞之,皆朝于齊。此所謂戰勝于朝廷。”看看,由于內政修明,國家強盛了;通過朝廷的善政,國內得以治理,就可以將外部勢力折服,“此所謂戰勝于朝廷。”這該是多么令人感慨的結果呵!

  筆者在此格外強調一個“正”字,是覺得我們幾千年前的祖先,是那么善于從“正”的方面去思考和理解問題,理解人。鄒忌雖然聽到了一些“假話”,可他能從實際出發,明曉自己的身份、權力可能帶來的使人偏愛、畏、有所求的不良結果,而不是把責任簡單推給他人,去責難他人,以維護自己的所謂顏面。這一點,齊威王也做得很好。當他聽到鄒忌說自己被“蔽之甚矣”的逆耳之言,并沒有首先覺著自己的權威受到攻擊和威脅,對鄒忌不滿而排斥,而是覺著這些話從大局出發,有道理,首先肯定其為“善”,繼而頒下鼓勵人們為國家考慮之“令”,讓大家充分提意見、建議,使自己可以從中找到問題,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并在實際中去加以解決。人們關心這個國家,大大強過幾個大臣和自己的局限。這樣的胸懷和大局觀,從好的、善的方面去思考和理解他人,筆者以為就可以稱之為“正”。

  《鄒忌諷齊王納諫》一文,十分善于寫人。譬如比鄒忌更“美”的徐公,在文章中一直沒有正面出現,也沒有對他的“美”詳加描述。可在鄒忌之美的映襯下,他的“美”便足夠令人想象了。這等側寫手法,在今天看仍相當高明。該篇在融理于事方面,也十分突出。它從鄒忌談美、論美、比美這些似乎十分具體,又非常個人化的事情說起,居然得出了受“蔽”可能導致國家不穩不盛的大道理來。這篇短文還為后世留下了一個有名的成語:“門庭若市”,形容求諫令下之初,來進言者熙熙攘攘,如同市集般的情形。此外,這篇文章受到人們長期矚目,筆者以為還與其中的邏輯力量有關。譬如鄒忌感知自己聽到假話時,對妻妾客人的心理推衍是十分確切的;隨即,他用類比推理的方法,得出齊威王也“蔽甚矣”的結論。這里運用的推理方法,環環相扣,形成合乎情理、難能動搖的邏輯線索,讓人們賞讀文字之美的同時,感受到無可辯駁的邏輯力量,這應該是此文流傳千古的內在骨骼支撐吧。



· 相關信息 ·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新凤凰彩票_新凤凰彩票平台_新凤凰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