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對女權主義的誤解有哪些


作者:???時間:2018年03月08日??瀏覽:??字號選擇〖????〗


在今天,“女權主義”似乎已經成了一個不受歡迎的詞匯。在討論人們對女權主義的誤解之前,我先從我的個人經驗談起。

我曾經是一個激烈地感到“男人在壓迫我們,我們要反抗”的憤怒女性,就像大多數認為“女權主義就是一群意淫著顛覆男性統治的女人們的瘋話”的男性的心態一樣。我曾經因為一位老校長在最后一輪面試時以“從你的年齡和狀況看這兩年要生孩子了”為由拒絕我而怨恨他;我曾差點與一位對我說“你們女權主義就是無聊”的男性朋友絕交;我曾質疑過為什么連我生活的一線城市都沒有一個實質性的女性維權團體。然而,曾經我也是一個對女權主義小心翼翼的人,在我與任何人的日常交談中,我從不主動提起關于女權主義的話題,甚至會盡量回避此話題以免自己變得不受歡迎。在選擇了性別研究作為第二專業之后,很多男性朋友見到我都露出怪異的笑容開玩笑說,“以后我可不能把老婆介紹給你認識啊,不然我在家就要遭殃了。”伴隨著對女權主義理論的學習和對社會現象的觀察,我開始思考,為什么人們會談女權而色變?本文將從幾個方面談談人們對女權主義的誤解和疑問。

1、“女權主義”的“權”到底指什么?

事實上,對“女權”更恰當的理解應該是“女性權利”或“權益”,所以現在也有許多場合會采用“女性主義”這一更為溫和的譯法。

我曾經讀過中國一位著名女性作家的一篇文章,她在文中竭力申辯自己不是一個女權主義者,好像女權主義是洪水猛獸。但是,以她的作品中表現的觀點而言,她在國外應該會被稱為“女權作家”。

有觀點認為,正是因為英語中的Feminism在中文里翻譯成了“女權主義”,大家才會先入為主地認為這個跟“權”有關的學科代表一種相當強勢的思想,讓男人們對女權主義者避之不及,并且由于內心不自覺的蔑視或恐懼,甚至在沒有了解過女權主義的基本概念的情況下,僅僅因為字面印象就對其大加撻伐和詆毀。因為“男權”通常會被解讀為“男性霸權”,導致人們會對“女權”一詞望文生義。事實上,對“女權”更恰當的理解應該是“女性權利”或“權益”,所以現在也有許多場合會采用“女性主義”這一更為溫和的譯法。

簡單來說,女權主義的基本立場就是女性和男性應該擁有平等的權利和機會。女性在爭取基本權利的初期,由于長期以來受到深重的壓迫,沒有教育權、選舉權、家庭和社會地位等等,采取激烈的方式在很大程度上是迫不得已,正如早期工人運動都采取了暴力的方式一樣。女權主義發展至今,并不是激進的方式已經過時了,還有很多諸如平等就業、一些國家女性離異后自由再婚的權利等仍需要奮力爭取。但與早期相比,目前女權主義最重要的任務是要逐步消解人們對于性別的刻板印象。女權主義不是站在女性的立場上去打壓和詆毀另外一個性別,否則這跟我們所反對的男性抱持大男子主義的話語霸權來要求女性屈從有什么區別呢?遺憾的是,每當我和身邊受過高等教育的男性朋友們聊起這些的時候,他們的反應竟然都是恍然大悟地表示“哦原來你們不是要翻身把我們踩在腳底下啊”,或者“原來你們不是認為男的干什么女的就非得干什么啊”。這種誤解令我哭笑不得,女權主義作為一個現代人文學科,怎么會想要通過推翻一個不平等去制造另一個不平等呢?所以,我認為用“性別平權主義”代替“女權主義”是有必要的。

那么女性到底要爭取什么權利呢?女權主義的學術著作中對此的闡釋多如牛毛,就我個人的理解來說,我認為它的主要含義是“選擇權”。在一個被性別刻板印象束縛的社會中,不僅僅是女性,所有人的選擇權都是很少的。聯合國在2014年9月發起的一項叫做“He For She”的運動,就是一場將兩性放在同一立場上進行的女權主義運動,或更貼切地說,性別平權運動(廣義上的性別平權還包括多元性別,這里暫且不提),想要達到的就是男性和女性在不同領域、相同標準下的平等。這個運動也延伸到了中國,但影響甚微,這可能和社會上浮躁的氛圍有關,這就涉及到下一個問題。

2、男女現在不是已經很平等了嗎?

有的人認為,很多家庭中男人的工資卡都交給老婆了,女人掌握了家中的經濟大權,當然是女人勝利了。

我有一次跟兩位男性朋友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他們十分不解地說:“現在女性還覺得不平等嗎?很多地方比如上海,不是都快變成母系社會了嗎?女性在發達地區不是家庭地位都很高嗎?為什么你們還在說不平等呢?”

很多人對性別平等都有一個自己制定的衡量標準,比如,有的人認為,女性能走出家庭獨立工作了,就是女性取得了成功;有的人認為,女性已經獲得了選舉權,就代表已經平等了;有的人認為,很多家庭中男人的工資卡都交給老婆了,女人掌握了家中的經濟大權,當然是女人勝利了。但很多女性會認為,自己既要工作又要做家務看孩子,負擔加重了;一夫一妻的制度下絕大多數孩子隨父姓啊仍然是男權社會的延續。這些“自定義”的“平等”或“不平等”的標準反映了各個不同的群體對于這個概念的衡量差異,是一種主觀的評價。就像很多城里人覺得,隨便街上一個賣雞蛋餅或修自行車的鄉下大爺大娘都比一個碩士研究生畢業的白領賺的錢多,所以農村人比城里人過得好,但事實上,且不說中國農村的情況千差萬別,就算是一個比城市人有錢的農村人,在教育、醫療、信息獲取方面也仍然受到資源不平衡的限制。所以,如果按照單一、自定義的、想當然的標準去比較,實際上是對公平的扼殺。

同樣的,一涉及性別的問題,社會常常會采取僵化的雙重衡量標準,也就是所謂的“性別刻板印象”。美國在1987年做了一項關于全職丈夫的研究,當中提到了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即擁有全職太太的男性在每天下班回來時看到整潔的房間、親吻熟睡的孩子時,會感到自己擁有一個幸福健全的家庭,而擁有全職丈夫的女性在下班回到家中時會感到愧疚,反思自己是否為家庭做出了足夠的貢獻、給了孩子足夠的陪伴。這就是人們長久以來對于性別分工的想象導致的結果。

在中國,相當一部分全職男性的薪水并不足以支撐整個家庭的基本支出,這是社會經濟的現實問題,也是很多女性必須工作的重要原因之一,而在大多數情況下,社會規范要求全職女性同時還要兼顧家務和照顧孩子,男性通常并沒有這種煩惱,事實上這是通過表面的平等掩蓋了實質的不平等。女性在求職過程中也會遇到較多限制,比如“適齡未婚或未育女性”會受到歧視,而這種歧視因為司空見慣,人們談到這個問題時甚至連非理智的憤怒也沒有了,完全是表示理解和逆來順受的態度。事實上,很多觀念被潛移默化地植入人們的內心之后,根深蒂固的觀念形成了某些具象的儀式,在人們不斷重復這些儀式之后,又進一步強化了觀念,到最后就覺得理所應當了,想要改變現狀的人則會被視為“不正常”。

“雙重標準”的確立導致某一性別在一些方面背負巨大壓力來換得在另外一些方面的特權,比如男性承受著賺錢養家的重壓從而認為自己可以在家里頤指氣使,女性覺得自己承擔家務和照顧孩子可以成為在工作上不努力和在經濟上依賴丈夫的一個合理的理由。但重點在于,他們都沒有給自己一次選擇的機會,便簡單地認為男性是社會屬性的而女性是家庭屬性。男性在工作的同時不應該同時承擔家務、與孩子親近嗎?女性為何要任勞任怨包攬家庭事務而放棄發展自己的事業、追求自己的人生目標呢?固守所謂的“傳統”給予你的性別定位,漸漸地你會喪失獨立思考的能力,最終成為“傳統”綁架現代人的幫兇。

3、性別平等就是一個性別干什么,另一個性別就也得干什么?

中國的女性在一百多年的時間里,在獲得平等權益方面取得了一些進步,但與西方有所不同的是,中國的女性在初期一直是被動地“被解放”著。中國最早的啟蒙思想實踐者康有為、梁啟超曾將中國的落后歸結為女性。梁啟超在《論女學》中表示:“女子二萬萬屬分利,而無一生利者。惟其不能自養,而待養于他人也, 故男子以犬馬奴隸畜之。”這種觀點認為女性不求上進,不為社會創造價值,完全要靠男人供養,所以地位才低,并將女性家務勞動為社會創造的價值視為零。梁啟超以這種極端的方式來強調女子上學和工作的重要性,這在今天看來當然是一種本末倒置、匪夷所思的解釋方法。在建國后相當長一段時間里,勞動力嚴重缺乏,在“婦女能頂半邊天”的口號下,“鐵姑娘”們被當作先進典型,這也不是女性自身意識的覺醒,而是女性在特定的時代,再一次接受了社會安排給她們的新定位。由此導致的結果是,由于經濟社會需求的變化,中國女性長期以來被動地實現了受教育權和就業權,而社會觀念卻并未改變,所以今天的中國社會仍然流行著高學歷女生不好嫁人、女博士是“第三種性別”、學得好不如嫁得好這樣的觀念。

所以,這里要說明的是,受教育權、就業權的定義并不應該是“社會批準女性可以上學、可以就業”,而是“女性應取得同等的教育權利、享受同等的就業機會”,這個道理放在男性身上也是一樣的,即不是社會選擇何種性別去讀到什么學歷、從事什么工作,而是不同性別的人都可以選擇自己的學習程度和工作類別,是女性成為律師、政治家也不會被惡意揣測,男性成為護士保姆也不應被側目嘲諷。

性別平權追求的是在自主權上的平等,而不是“絕對平等”。但很多時候,“絕對平等”成為了一種“政治正確”,比如有人抗議法網男子和女子比賽的獎金不同,說這是性別歧視,我認為是欠妥的,作為一個商業比賽,獎金的金額與觀眾數量、廣告費用等等有關,這與男性和女性在工作內容相同、創造效益相同的情況下領取不同工資這樣的不平等有著本質上的區別。

4、男性和女性仍站在對立面嗎?

很遺憾,男性和女性作為人類的兩個最主要性別,在很多情況下仍在“自相殘殺”。很多時候都沒有耐心與另一性別的人溝通,了解TA們的真實想法,在沒有聽完一句話、沒有讀完一個句子時就拍案反駁,痛陳對方的條條罪狀,指責對方不知足。

今天,我們仍能看到性別生育比例的極端不平衡導致婚姻形態的畸形發展;我們仍能看到女性在肆無忌憚地要求被寵愛而放棄了自己的生命意義和為理想奮斗的權利;我們仍能看到男性不屑于參與家務勞動和家庭教育而導致孩子的心理問題;我們仍能看到男性獨自背負著買房還貸的壓力而女性對此只有要求沒有參與;我們仍能看到女性在家庭和社會中的尊嚴被屢屢踐踏而男性沾沾自喜地將此視為一種特權;我們仍能看到女性僅僅由于肌肉發達而被貼上“女漢子”的標簽,男性僅僅因為穿了九分褲而被斥為“娘炮”;我們仍能看到兩性之間有一道明晰的隔閡使人們站在自己的性別高地上互相謾罵,不僅對異性,也對同性;固化的性別分工想象從遠古時代延續至今,它注定是不適應現代社會發展的,固守著這樣的思維、延續性別刻板印象,不管是何種性別,都仍將生活在束縛和不自由當中。如果兩性都能冷靜思考、平等對話,我們離開放、包容、多元就又前進了一步。



· 相關信息 ·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新凤凰彩票_新凤凰彩票平台_新凤凰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