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雷告訴傅聰什么是“赤子之心”


作者:馬俊茹???時間:2018年04月20日??瀏覽:??字號選擇〖????〗


 

冥冥之中真有天意。

 

上午媽媽和我談起找一個伴侶首先要求健康,其次是要勤儉懂事。顏值么,長得一般就行。下午,我就讀到傅雷先生寫給兒子這本書,打開的,恰好是關于“做藝術家妻子比做任何人妻子都難”的話題。

 

“像雅葛麗納那樣只知道love,love,love!(愛,愛,愛!)的人只是童話中人物,在現實世界中非但得不到love,連日子都會過不下去,因為她除了love一無所知,一無所有,一無所愛。這樣狹窄的天地哪像一個天地!這樣片面的人生觀哪會得到幸福!無論男女,只有把興趣集中在事業上、學問上、藝術上,盡量拋開渺小的自我,才有快活的可能,才覺得活得有意義。”

 

反復地讀著這些句子,久久地沉思著。從小我走向大我,無論對于藝術創作、育子還是家庭生活,這番話都是境界高遠的,是事物的真諦所在。

 

傅雷與傅聰

 

“世界上最有力的論證莫如實際行動,最有效的教育莫如以身作則;自己做不到的事千萬勿要求別人;自己也要犯的毛病先批評自己,先改自己的。”《傅雷家書》里這句話,讓我撫躬自問,做到以身作則了嗎?在創作上,在育子上呢?

 

“希望你以身作則,鼓勵她多多讀書,有計劃有系統地正規地讀書,不是消閑趨時地讀書。”

 

每天都堅持讀書,養成系統讀書的習慣,是必需。

 

傅聰是一個鋼琴家,但他讀的書廣而雜,《論希臘雕塑》《世說新語》《鄧肯自傳》《十八家詩鈔》《李白詩文集》……

 

一個父親可以心細到如此地步。

 

傅雷先生

年輕的傅聰

 

他把吾匡的藝術復制品寄給兒子,一方面為了慰藉兒子思念故國之情和緬懷中國古老文化的饑渴,一方面想用具體事物影響他的洋妻彌拉。“從文化上、藝術上認識而愛好異國,才是真正認識和愛好一個異國,”他認為本也是加強他倆精神契合的最可靠的鏈鎖。

 

他告訴兒子自己翻譯巴爾扎克《幻滅》三部曲的準備工作時,遭逢一千一百余生字,每天溫習三百至四百生字。天資不足,只能用苦功補足。

 

他談到新近在美國《旅行家雜志》上讀的愛爾蘭游記。“什么是愛爾蘭最有意思的東西?——是愛爾蘭人。”這句話,與兒子在都柏林匆匆一過的印象完全相同。

 

文字翔實周到,裸露拳拳一片愛子之心。

 

在《到森林和博物館走走》里,他寫道:“過度的室內與書齋生活恰恰是造成現代知識分子神經緊張與病態的主要原因;而蕭然意運,曠達寧靜,不滯于物、不凝于心的境界只有從自然界中獲得。”

 

熱愛大自然,其次是藝術。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這是眼光,也是境界。

 

《傅雷家書》與傅雷書信手跡

 

“無論到哪,他一看到琴就坐下來,一聽到音樂就把什么都忘了。”“傅聰常常是手指都包了橡皮膏登臺。”

 

七十高齡的塔里番洛夫人對傅聰說:“你有很大的才具,真正的音樂才具。除了非常敏感以外,你還有熱烈的、慷慨激昂的氣質,悲壯的情感,異乎尋常的精致、微妙的色覺,還有最難得的一點,就是少有的細膩與高雅的意境。”傅聰的成就,當然得力于他對中國古典文化的認識與體會。深厚的文化功底,尤其是中國傳統文化給了他根基。不能不說,這跟傅雷對他的浸潤與澆灌有關。

 

傅雷一直在耐心地給兒子講藝術,講他所獲知的一切。他說達芬奇是大藝術家,他在那部名著《繪畫論》中寫道:“你有沒有在陰晦的黃昏,觀察過男人和女人們的臉?在沒有太陽的微光中,它們顯得何等柔和!在這種時間,當你回到家里,趁你保有這印象的時候,趕快把它們描繪下來罷。”

 

其樂融融家庭氛圍

 

傅雷說,達芬奇認為依據了眼睛的判斷而工作的畫家,如果不經過理性的推敲,那么他所觀察到的世界無異于一面鏡子,雖然能映出最極端的色相而不明白它們的要素。因此達芬奇主張對于一切藝術,個人的關照必須擴張到理性的境界內。米開朗琪羅認為一切忠順地表現“現實的形象”的藝術是下品的藝術。《倫勃朗的“光暗”藝術》里說:“而一切為讀者所摯愛的作品的秘密,便在于能把事物的真切的再現和它的深沉的詩意的表白融合得恰到好處。”倫勃朗并不能如那些畫家般以純屬外部的表面的再現,以純熟的手腕便能描繪而自滿。從現實中,他要表出其親切的詩意,因為這詩意不獨能娛悅我們的眼目,且亦感動我們的心魂。在現實生活的準確的視覺上,他更以精神生活的表白和它交錯起來。這樣,他的作品成為自然主義與抒情成分的混合品,成為客觀素描與主觀傳達的融合物……

 

真切的現實融合精神思想的深沉詩意的表白,這便是一切藝術創作的精髓。讀到《家書》里的這些部分,我恨不能舞之蹈之,心里的愉悅幾乎要高喊出來,真想與人分享我的喜悅,因為我感悟到了藝術創作的奧妙所在。

 

傅雷說:“真正的光明絕不是永沒有黑暗的時間,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罷了。真正的英雄絕不是永沒有卑下的情操,只是永不被卑下的情操所屈服罷了。”這是苦心孤詣的教子篇呵。

 

他告訴兒子,看譜的時候不妨多哼,彈的時候盡量少哼。一個曲子相當熟的時候,只宜于“默唱”,暗中在腦子里哼。

 

傅聰(左)、傅敏(捧遺像者)哀悼父親

 

他諄諄告誡兒子,環境安靜對他的精神最要緊。他恨不能在他身邊,替他安排一切物質生活,讓兒子好節省精力多學習。

 

他要將他所有的知識、經驗、心血給兒子做養料。

 

當兒子獲得國際比賽第三名時,他又告訴他,人生本是沒窮盡沒終點的馬拉松賽跑,路程還長著呢:這不過是一個光輝的開場。

 

他說,遇到極盛的事,必定要有“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的格外鄭重、危懼、戒備的感覺。

 

他讓兒子每月能寫兩封信來,寫國外音樂界情形,他自己對某些樂曲的感想和心得。讓兒子提高修養,訓練技巧,寫信就是強迫他整理思想極好的訓練。多到森林中去散步或者上博物館欣賞名畫;藝術要從感性到理性再到心靈,要有愛;藝術家兼有獨特的個性與普遍的人間性;藝術家一定要比別人更真誠,更敏感,更虛心,更勇敢,更堅忍;要在苦難中學會把痛苦升華到藝術中去……

 

赤子之心,不但指純潔無邪,指清新,還指愛——熱烈的、真誠的、潔白的、高尚的、如火如荼的、忘我的愛!赤子孤獨了,會創造一個世界。真正的光明絕不是永沒有黑暗的時間,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罷了。真正的英雄絕不是永沒有卑下的情操,只是永不為卑下的情操所屈服罷了。

 

成為世界級鋼琴名家的傅聰

 

先生的話猶在耳邊回響。那個滿臉憂思苦楚的人,是不是正飽含熱愛而心痛地凝望著這個陌生的人間?

 

窗外,白玉蘭一片招搖燦爛,天地清明。


· 相關信息 ·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新凤凰彩票_新凤凰彩票平台_新凤凰彩票官网